岐玖南渊

月更咸鱼文手
一个永远在爬墙的人

【曦澄】凛冬

-无厘头的小段子,很短,特别短

-持续ooc


——————————————————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很快,姑苏云深不知处的屋檐、树叶上已经开始有了积雪。


江澄惧热更畏寒,这是搬来姑苏的第一个冬天,也是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天。


江澄的起床气人尽皆知,不到卯时绝不会醒,可这天破天荒地寅时就醒了,被冷醒的。


有句话说的好,你的灵魂醒了,可你的肉体还在沉睡。没了蓝曦臣这个大暖炉即便是醒了也不想睁开眼,更别说是穿衣出门用早膳了。他把自己裹成了个春卷,严严实实,就露了半个脑袋在外面。


寒室炎夏凉爽,可到了凛冬就不好了,也不知蓝涣是怎么在这么冷的地方度过这一个个冬天的。


蓝曦臣知道江澄这个时候还没起,亲自端了早膳回寒室,刚推开门没走几步就看到了里面床榻上裹成春卷的江澄。


江澄意识到有人来了,抬头露出一只眼睛半眯着看了来人一眼,立马又缩回去了,“蓝涣,你们姑苏怎么这么冷啊。”


蓝曦臣把粥放在床头,俯下身双唇轻轻碰了下那人额头,“天气冷,晚吟起来喝口热粥暖和暖和吧。”


江澄像只猫似的又往下缩了缩,“誓与被窝共存亡。”


下一秒那股熟悉的清香笼罩了江澄,蓝曦臣没找到被子的边,只能隔着被窝抱他,江澄见他这样挣扎了两下,随即被沿便出现在了面前,蓝曦臣顺势窝了进去,“你身上好冷。”江澄道。


“晚吟嫌弃?”


“没有,给你暖和暖和。”


【曦澄】尘劫(3)

-主曦澄,副忘羡

-日常ooc

-最近很多同学都入坑了呢,16年的我就这样被她们称作了老人家


————————————————


【3】


【雷安】没有什么是日一顿不能解决的

-开学两周忙成狗,更个小段子吧,证明一下我还活着。忘记哪看到的梗了,不过觉得十分符合雷总了,有没有小可爱用这个梗来个长文,到时候记得艾特我

————————————————

正直夏秋换季,温度忽上忽下,安迷修完美的感冒了,再加上前一天晚上洗了个凉水澡,第二天一早体温直飚38.5℃

作为邻居的金由于要去上班,担心安迷修没人照顾,于是打了个电话叫来了雷狮。

当安迷修一开门看到雷狮那张脸的一瞬间内心是奔溃的,雷狮从上到下哪里看出来是能照顾人的?!

果然,雷狮不负众望的把一切都搞砸了,“我下次要是再让这个家伙进家门我就是傻叉”安迷修躺床上捧着杯牛奶如是说。

“喂,你这烧什么时候才能退啊。”雷狮看着缩成一团窝被子里的安迷修说。

安迷修没说话,缩的更紧了。

“真麻烦,还不如来点实在的。”下一秒雷狮脱了外套和鞋翻身压在了安迷修身上,一只手解自己的扣子,另一只手扒对方衣服。安迷修发着烧,全身软绵绵的,完全没有力气反抗。

第二天的安迷修烧是退了,可床也起不来了,于是又请了一天假,然后心里痛骂了对方一万遍。

【雷安/ABO】狮语者[5](始祖家族AU)

-吸血鬼paro,ABO生子情节注意,混血儿雷X狼人安
-会出现凯柠,少量瑞金
-一篇ooc的文不喜勿喷
-还请务必看一下

前言

[1]

[2]

[3]

[4]

————————————————————

[5]

【暮红】罪(车)

-去二刷了一遍终炽,突然沉迷于红莲无法自拔
-几天前老铁来催我的时候才想起我似乎还欠了她一辆车,emmmm像我这种人也就只能开开小破车了
-暮红,伪深红(啊,其实我两个都吃的)
-红莲吸血鬼设定(总觉得这种设定能写得很社情)
-太久没开车了,还希望别嫌弃,若有bug还请忽略

——————————————————
正文

-中元节快乐,我也只会在这种时候诈个尸了
-雷鸣鬼:主人不要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曦澄】尘劫(2)

-主曦澄,副忘羡
-日常ooc
-宛如一条老咸鱼

————————————————————

【2】

【曦澄】尘劫(1)

-答应老铁的文,和她聊天的时候不小心立的flag,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完
-是时候挽回一下粉丝了
-日常ooc
-主曦澄,副忘羡

————————————————

【1】

占tag致歉

如果我开巍澜新坑
各位觉得是用原著背景还是网剧背景
选择恐惧症患者已阵亡

【巍澜】土味情话

楼下的屋子里传来搓麻将的声音,这是午休中的特别调查处的日常。

阁楼上的赵云澜躺在沙发上枕着沈巍的大腿,手上是一本《种植番茄的一百个注意事项》,他不停地打着哈欠,偶尔伸个懒腰还差点撞下了沈巍的眼镜。

“诶,沈巍,问你个事情。”他抓下沈巍手中的学术论文仰着头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

“你听我说完啊。”赵云澜把学术论文随手扔向桌子,左上角撞到的茶杯里晃出少许红茶,“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但是你在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了我,你会站在原地不动还是向我奔来。”说到这里,赵云澜已经开始想象沈巍像一只走丢的宠物再次看到主人时兴奋跑向自己的身影了。

沈巍揉了揉赵云澜略显凌乱的头发,“我会站在原地。”

此话一出,赵云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已经准备好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人压在沙发上逼他说出满意的回答了。

“我会站在原地,等你朝我奔来。”赵云澜把准备抬起的手臂放了下去,他把那本注意事项合在脸上,没人看到书下那张笑成傻子的脸。

今天的赵处长也被沈教授撩了呢

————————————————

不记得是在哪看到的梗了,不过真的超甜的!